【918事变的手抄报内容资料】"九一八"事变主谋板垣征四郎与土肥原贤二   板垣征四郎,日本岩手县人,1885年1月21日生。日本甲级战犯之一,策划“九·一八”事变的元凶,炮制伪“满洲国”的主谋,日本陆军的悍将,毕生效忠于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扩张,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发迹于侵略中国的阴谋特务活动   板垣征四郎出生于一个日本士官家庭,1904年10月毕业于东京陆军士官学校,11月1日被授予步兵下士官军衔,任步兵小队长,随日军入中国东北境内参加日俄战争。1913年再入日本陆军大学,1916年自该校毕业,晋升步兵大尉。   从1917年至1919年,板垣征四郎任参谋本部部员,被遣往中国从事特务活动。1922年起任日本参谋本部中国课课员,从此更加频繁出入中国,从事侵华阴谋活动,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1926年起任参谋本部兵要地志班长。因板垣长期出入中国从事间谋活动,当时与土肥原贤二、矶谷廉介一起,号称日本陆军中的三大“中国通”。1927年5月28日,调任日军步兵第33旅团参谋,同年7月12日,任日军第10师团司令部部附,复被遣往中国,搜集情报。1928年3月8日,晋升为步兵大佐,调任步兵第33联队长;1929年5月14日,任关东军高级参谋,成为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大将的得力助手,长期鼓吹、策划侵略中国东北和蒙古地区。   策划“九·一八”事变,炮制伪满洲国   板垣征四郎一直认为,日本关东军与东三省中国军队之间必有一战,力主关东军“未雨绸缪”,预为部置。为此,从1930年6月起,板垣开始进行其所谓的“参谋旅行”,对哈尔滨、锦州、旅顺等进行全面彻底的调查。1931年3月,板垣在日本陆军步兵学校发表题为《从军事上所见到的满蒙》的演讲,宣称中国东北地区为日本“国防的第一线”,大肆鼓吹日本侵占中国东北地区;5月29日,在部队长会议上他再次发表题为《关于满蒙问题》的演讲,进一步鼓吹出兵侵略中国东北和蒙古地区,是日本“当前的急务”。6月19日,由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草拟了《解决满蒙问题的方策大纲》,本计划于次年春采取军事行动,但日本关东军参谋部则主张满蒙决策要立即动手,“要亲自制造机会”。在日本军部的支持下,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一起进行了详细的规划和部署,决定在沈阳北郊柳条湖炸毁南满铁路路轨,以此为口实,出兵占领沈阳,进而占领整个中国东三省。1931年9月18日晚10时许,日本关东军驻南满铁路守备队柳条湖分遣队,按照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密令,炸毁了南满铁路沈阳北郊柳条湖一段路轨,然后反诬是中国军队破坏铁路,袭击日军。11时许,日军大举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进攻,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军国主义由此一步一步地迈向了全面侵华战争的不归之路。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不到半年时间,日军侵占了中国东三省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板垣征四郎则在关东军司令长官本庄繁、参谋长三宅光治支持与批准下,与石原莞尔等人一起草拟了《满蒙问题根本解决方案》,并将其实际付诸实施。1931年11月8日,经板垣授意,土肥原贤二在天津策划了暴乱。11月10日晚,土肥原贤二挟前清废帝溥仪从天津潜逃至东北。1932年2月16日,由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人指使张景惠等各省汉奸头目在沈阳召开“建国会议”,伪“满洲国”被炮制出笼。3月1日,日本侵华当局假借“满洲政府”的名义,发表“建国宣言”,宣布伪“满洲国”成立,以“大同”为年号,定长春为“首都”。3月9日,溥仪就任伪“满洲国”的“执政”。   同年8月8日,板垣晋为陆军少将,并被任命为伪“满洲国”执政顾问。1933年2月,板垣任奉天特务机关长、参谋本部部附,在天津设特务机关,策划收买段祺瑞、吴佩孚等未果,同时策划日军侵占热河省。1934年8月1日,任伪“满洲国”军政部最高顾问,12月10日复任关东军副参谋长兼驻伪“满洲国”武官。1936年3月23日,升任关东军参谋长,4月28日,晋升为陆军中将。在此期间,板垣在内蒙古、华北地区,先后进行了一系列阴谋活动。   日本陆军的悍将   1937年3月1日,板垣返回日本,任日军陆军第5师团长。1937年7月7日,日本挑起卢沟桥事变,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板垣征四郎率第5师团由广岛出发,途经朝鲜釜山,于8月间到达天津,旋即向平绥铁路沿线地区发动进攻。9月初,板垣师团侵入察哈尔省境内,并向山西长城一线推进。9月25日,板垣师团所部步兵第21旅团在平型关遭八路军伏击,被歼1000余人。10月初,板垣率第5师团部参加中日忻口会战和太原会战,11月9日,攻陷太原。此间,板垣曾以一部分兵力由涞源向平汉线进攻,于10月6日攻至保定和高碑店附近。1938年春,板垣又率第5师团参加徐州会战,在台儿庄战役中,所部坂本支队受到重创。   1938年5月25日,板垣奉调回国,任参谋本部部附。6月3日起出任近卫内阁陆军大臣。1939年1月5日至8月30日间,任平沼骐一郎内阁之陆军大臣,并兼任对“满”事务局总裁。在内阁会议上,板垣极力鼓吹扩大侵华战争,推翻中国国民政府,拼凑傀儡政权取而代之,倡导日本与德国、意大利等法西斯国家加强军事同盟,并积极策划对苏战争。1939年2月,板垣以陆军省的名义下达《限制自支返日军人言论》的命令,禁止日军士兵返国后谈论日军在华暴行。6月间,他曾与汪精卫进行过两次会晤,策划扶植成立汪伪汉奸傀儡政权。   1939年9月4日,板垣被任命为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继续参与侵华战争的指挥事宜。1941年7月7日,板垣晋升陆军大将,调任日本朝鲜军司令。1943年任最高军事参议官。1945年2月1日,复兼任第17方面军司令官。同年4月7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日本面临败亡之际,板垣被调任第7方面军司令,设司令部于新加坡,指挥日军在荷属东印度和马来亚等地同盟军作战。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间,板垣率第7方面军在新加坡向英军投降。   毙命绞刑架上的甲级战犯   板垣征四郎一生惯使阴谋伎俩,当其向英军投降后,又欲以重金收买英国驻新加坡司令史密斯,企图从此隐姓埋名,逃脱正义审判,保全自己性命,但这一次他的阴谋没有得逞。他作为日本法西斯重要军事头目之一,在日本侵略战争中充当了重要角色,犯有严重罪行。经中国军方提出,1945年12月,驻日盟军总部下令将板垣征四郎逮捕,并用专机从新加坡押解至东京,关押在巢鸭监狱候审。从1946年5月开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包括板垣征四郎在内的28名甲级战犯进行了长达两年多时间的审讯。审讯期间,板垣对自己的罪责百般狡辩,但在大量事实面前,他最终不得不低头认罪。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板垣为甲级战犯,处以绞首刑。12月23日,板垣在东京巢鸭监狱行刑室内被送上绞刑架,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土肥原贤二,日本陆军大将。生于军人世家,能说流利的北京话和几种中国方言。从1913年开始,他在中国长达30余年的间谍特务生涯中,竭力从事分裂中国、侵略中国的罪恶活动。   19世纪,日本确定以中国和朝鲜为侵略对象的大陆政策后,在中国建立了许多特务机关。其中,最著名的是一脉相承的日本陆军三大特务机关:清末时期的青木宣纯机关、北洋政府时期的坂西利八郎机关和20世纪30年代建立的土肥原贤二机关。土肥原能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还会说几种中国方言,这为他从事谍报工作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   一手导演成立伪满政权   “九一八”事变后,土肥原提出在东北建立以逊帝溥仪为首的满蒙“五族共和”体制的日本傀儡政权。在关东军的支持下,他亲自赶赴天津,制造“便衣队”暴乱事件,乘机将溥仪从天津劫持到东北。在土肥原等人的导演下,以溥仪为首的伪满洲国政权很快成立,东北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在长达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下,日本从中国东北掠夺了大量资源,东北人民遭受了深重灾难。   策划“华北自治运动”   日本侵占东北后,又向华北扩张。与日本的侵略政策一致   土肥原贤二累累罪行,土肥原于1933年再次充任沈阳特务机关长,开始策划“华北自治运动”。当时,华北山海关、唐山、通州等地的特务机关,全部划归土肥原领导。在他的策划下,特务机关先后对阎锡山、韩复榘、宋哲元等中国地方首脑进行拉拢,企图使他们脱离国民政府,另立自治政权,但没有收到成效。于是,土肥原又开始寻找其他机会。   1935年5月,4名日本军人在察哈尔省由多伦经张北县沿途偷绘地图,到达张北时因无证件而被中国军队扣留。土肥原立即以此为由向冀察当局施加压力,逼迫察哈尔省民政厅厅长秦德纯与之签订《秦土协定》 。该协定主要内容包括:1.向日军道歉,撤换与该事件有关的中国军官;2.停止国民党在察哈尔的一切活动;3.成立察东非武装区,第29军从该地区全部撤退;4.取缔察哈尔省的排日机关及排日活动;5.撤换宋哲元的察哈尔省主席职务。   1935年10月,土肥原特务机关进入北京后,继续策划以分裂中国为目标的“华北自治运动”。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证,土肥原曾亲自与国民党冀东行政督察专员殷汝耕进行密商,要求后者“起事”。   在土肥原的煽动下,殷汝耕于11月25日在通县宣告脱离国民政府,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并发表了亲日宣言。冀东伪政权成立后,土肥原又鼓动主持华北军政的宋哲元与殷汝耕合作,成立“华北五省联盟自治政府”。宋哲元得到国民政府同意后,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土肥原担任冀察政务委员会顾问,并安插了一些亲日分子充当委员。   屡屡率部入侵   土肥原贤二罪行累累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土肥原奉命率部入侵中国。8月20日,土肥原部在塘沽登陆,之后在华北作战,一路杀向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磁县、大名、安阳、新乡,直抵黄河渡口。因其进军迅速,被日本报纸称为是“华北战场上的一颗明星”。   1938年5月,土肥原率部渡黄河进入陇海铁路向郑州方面进攻。中国军队为阻止日军沿平汉铁路进攻武汉,在花园口掘开黄河堤岸,以黄河之水阻止日军行进。土肥原部被洪水围困月余。黄河决堤造成中国人民数十万人死亡和1200余万人流离失所,日军的侵略是该事件的根本起因。   1938年6月,日本为在占领区组织统一的伪政权,成立了对华特别委员会,调土肥原中将负责,称“土肥原机关”,后改称“重光堂”,在上海设办事处。该特务机关成立后,在土肥原的主持下,先后对唐绍仪、吴佩孚、靳云鹏做工作,但并未取得成效。1938年底汪精卫叛国出走后,日本改将汪作为统一中国伪政权的对象。   日本战败投降后,土肥原贤二被盟军逮捕,关入横滨刑事所。1948年11月,土肥原以“破坏和平”、“违反战争法规惯例及反人道”等罪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在巢鸭监狱执行绞刑。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

1.纪念九一八事变手抄报内容资料

2.918事变手抄报图片内容-手抄报-学习频道

3.918事变手抄报

4.九一八事变手抄报图片

5.九一八事变手抄报素材

6.纪念九一八事变手抄报

7.勿忘九一八手抄报素材-手抄报-学习频

[918事变的手抄报]918事变的手抄报内容资料

http://m.okfie.com/zuowen/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