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个人不见面的时候,就打打电话或发发短信,大家讲讲睡前浪漫爱情小故事。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分享的给男朋友讲的睡前故事,欢迎借鉴!

给男朋友讲的睡前故事

  篇一:丁香梅

  快结婚了。他陪她去选首饰,一间一间的店走过来,一方一方的柜台看过去,蓦然间,她如遭电击,目光定格,手扶玻璃,生生要将台面按碎的样子。他惊讶地问:“怎么?喜欢什么就买下吧。”她急急指点小姐将柜台里的一对耳饰取出:“就是那个,对,那个,链子上垂着一只丁香花的。”

  上午他们已经选了一套项链耳环,白金,镶嵌蓝宝石,配着她白皙的皮肤,端庄优雅,一看就是好人妻。而这副耳环不过是银饰品,百余元而已。但好在做工精细,一弯月钩上垂一线银丝,坠着一只银造的丁香花,若戴在娇小玲珑的耳上,一摇一荡,十足的江南韵味。她并不试戴,却急忙地摊在掌心里审视,看到了丁香花心镂刻成一朵五瓣梅花,外层是丁香花萼……

  他凑近来看,也赞叹说:“看起来满精致,买下吧。”说着便让小姐开票。她牢牢地攥住那一对耳环,神色似悲似喜,小姐连唤几次,才从她手里要回耳环包装起来。他要去付钱,她决然止住他,自己走去收银台。

  他说:“我们去选戒指吧。”她恹恹地摆摆手:“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件事要办,明日再买吧。”

  一回到家,她便取出发票、产品回执单,找了银饰品的厂家电话号码,打过去。

  “我要找一对耳环的设计师。”对方的客户服务中心吃了一惊,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被婉拒之后,她索性搭了飞机,一直赶到那厂,拿着耳环,一定要找寻耳环的设计者。厂子生怕是对手公司挖角或者是别的什么诡计,坚持不透露设计师的姓名。

  她急了,在接待室里一屋子陈列的银饰中落下泪来:“七年前他离开我的时候,惟一的约定就是,有一日他如果成功,会为我制作一对耳环,把我的名字做成首饰。”

  她取出自己的身份证,名字竟是:丁香梅。青梅竹马的爱人因为家境贫困辍学,去浙江学金饰打造手艺,与她分别。两人都知道,以后的境遇会落差越来越大,再见已经无期。心有不甘,男孩子安慰女孩子说:“我不会只做一个普通的金银匠,有日我会成为首饰设计师。如果有日我能成为设计师,我第一件饰品就是打造一朵丁香梅,把你的名字嵌进去。”

  她念了大学,离开家乡。而他辗转多地,两人的音信在4年前已经断绝。有时她经过南方小镇,看到街头巷尾挂着“金”字标志的小店铺,总要忍不住进去看上一看,盼望那工作台后能抬起一张熟悉的脸。听她说完往事,接待小姐站起来,出去打了几个电话。小姐回来告诉她,设计师一会就来。

  片刻之后,设计师终于出现了。她只看了一眼,一颗头就失望地垂了下去。那已经是个40出头的中年男人。她拿起手袋,忍着泪告辞。设计师赶紧叫住她:“这个设计,应该是你的爱人为你铸造的。因为最初的构思,是我在火车上听来的。”

  她愕然。

  设计师说:“前年我在出差路上,碰到一个年轻人,听说我是首饰设计师,他很感慨地告诉我,他差点也会成为设计师,他一直梦想设计一副丁香心里是梅花的耳环,来纪念一个叫丁香梅的女孩。”

  她的泪水一下冲出眼眶:“他看起来还好吗?”

  设计师点点头:“很好呢,他似乎一直在做服装生意,很有钱的样子,是陪新婚妻子去旅游的。算起来,也该有孩子了吧。”

  她的脸黯淡了一瞬,手掌握紧了那对耳环。

  她离去之后,接待小姐忍不住问设计师:“这个设计真的是从火车上听来的吗?”

  年逾不惑的设计师微笑不语。

  她且悲且喜地回到自己的城市。未婚夫已经在她的屋子里等得发昏,一见面就叫起来:“失踪了3日!你要把人吓死啊!”

  听着这声音,看他惶急的脸,她竟觉出一缕温暖。

  他恨恨地说:“戒指没等你回来再挑,我挑好了!不满意就算了!”掏出小盒,塞到她手里。

  她笑着打开,柔柔地说:“款式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低头一看,愣住,泪水再次模糊了眼睛:一只白金指环状若花茎环绕,接点处是一朵丁香,花心里以碎钻环成梅花心,衬托出中间的美钻。

  篇二:洪水情缘

  洪水来临时,他辗转万里,跋涉7个小时,只为了确定她的生死,那是爱情的推动;而他们最后的分手,却是生命最惨烈的真相。

  那年的南国天空,像她燃烧的眸子。他们在旅游团相遇,6日行程,所有山水都模糊,却好像一生的话都说尽了,从没有另一个人能这样地触摸到彼此的灵魂。然而窗外夜色不断流走,他们已是在返程的火车上。她在江南小站下车,与他微笑挥别,只隔着车窗。火车缓缓开动,两人都知道,自此,隔了长江,又隔了黄河,隔了大半个中国的幅域。心内百般挣扎,却还是一踏入家门,就拨了她的电话,铃声只响了一下即被接起,她的声音急切得像雨前的风:“是你吗?”每日深夜的电话里,她的呼吸近在耳畔,他却深深体会到空间的残忍与不可逾越。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电话忽然就打不通了。正是盛夏,他每隔5分钟拨一次号,渐渐,话筒汗湿得握不住。他满心满意,全是不敢细想、不肯推敲的假设。

  三日后,他终于在电视上看到了新闻:“近日洪水泛滥,这个地区的居民都已疏散……”顷刻间,如长江之水自天而降,将身处9楼之上的他完全淹没。他想,难道他永远没有机会告诉她:所有关于江南的记忆,就是她默默转身的背影。第二天清晨,他飞抵离她最近的城市。然而非防汛车辆早已禁行,只是60公里,难道他甘心就此被隔绝?他沿着大堤,步行前去。大江在他身侧,咆哮奔腾,浊浪不断地扑上来,感觉到大堤在他脚下微微颤抖,满是忙碌运送砂石的军民。迎面匆匆,全是去往安全地带的人流,他是惟一的逆行者。县城里水势滔滔,每一条大街小巷都变成河流。在小学校的礼堂里,人群喧哗攘攘,他远远地看见她美丽的碎花圆裙。他万里长空,7个小时的路途又算得了什么?他大声叫出她的名字,她犹豫地、仿佛怀疑自己听错了似地抬起头——那年的南国天空,像她燃烧的眸子。冬天来的时候,他们分开了。

  可以生死与共的爱情,为什么反而不能克服空间的阻拦?也许只是因为,当洪水将街道与大江的区别一把抹煞时,就已经注定了,洪水退后,所有的问题仍会像曾被淹没的房屋般凸现。他们谁都不能把对方拉到自己身边,像打开一幅卷轴的图画。洪水来临时,他辗转万里,跋涉7个小时,只为了确定她的生死,那是爱情的推动;而他们最后的分手,却是生命最惨烈的真相。

  篇三:爱情

  他第一次遇见她是在春末夏初的校园,那时阳光灿烂,和煦而温暖,林荫道的枫树正茂盛成长,嫩生生的叶面就如同她十六七岁的脸光洁匀润。

  有人呼唤她,她回头粲然一笑,恰巧他捕捉到了她脸上的笑意,明亮的眼眸,眉梢里满是欣喜,白白的整齐的牙齿随着优美的弧线绽开,阳光在她脸上跳跃,就好像春天在她脸上一样。他从来没见过笑得如此灿烂好看的女孩子,只是忽然间想起一句古诗:回眸一笑百媚生。

  彼时他们还处于黑暗的高三,日复一日铺天盖地的练习和昏天暗地的考试让他觉得如此疲乏无力,她清新明媚的微笑在这样黑暗无趣的背静下无疑给了他一剂强心剂。

  尽管高中时学校明文禁止恋爱,但他还是偷偷地恋上她了,而她也是喜欢他的,于是彼此的欢喜在黑暗的高三偷偷蔓延开来,如暗流涌动。

  后来,她考入了医学院,几年后成为了一名素面朝天医术精湛的医生。而他也经过几年的历练也由当初的青涩少年逐渐成长为成熟持重的男子,顺利进入机关工作。期间,他们和其他情侣一样有过争吵欢笑,在枫树绿了又黄了黄了又绿了的第六个年头,他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四年后,在一个枫树黄了的上午他们离婚了。

  离婚的理由很简单:彼此容忍不了对方在饮食上的口味。

  她是医生,职业因素的使然让她从来不吃路边烧烤不去没有消毒柜的餐厅吃饭,她的理由是:那些食物和餐具不干净。另外,她还不吃也不允许他吃太烫太辣太油太咸太过刺激的食物。日日清汤淡水,整日一袭白衣不施粉黛,令爱重口味他觉得她的寡味甚至是乏味了。

  他是机关公务员,手握权力,求他办事的人如过江之鲫。经常性的应酬,今日东家,明日西家。偏偏他是重口味,生猛海鲜,红油麻辣,煎煮烹炸,全都入了他的海口,吃香喝辣惯了的他无法忍受她在家做的那些清汤淡水。

  他与她沟通过,但她有她自己的理由;为了健康。一次又一次的忍耐令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他开始不在家吃饭,刚开始是一顿两顿,后来索性一日三餐都在外解决。而他们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少,深夜回家见着她从刚开始的"吃了吗?"吃了,吃什么了?"到"吃了吗?"到最后连问也懒得问了。

  终于,他们的夫妻关系在他应酬回来的一个夜晚终结,长久的冷漠与积怨在失去理智的一瞬间如决堤的洪水喷涌而出,偏偏两人都如倔强而不愿彼此屈服的孩子,两人一夜未言。

  第二日,两人去民政局把大红的结婚证换成了深绿的离婚证。

  由喜庆的结婚证到冷漠的离婚证,他们的婚姻走了四年。

  由陌生人到情侣,到夫妻,再由夫妻回到陌生人,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十年悄然已过。

  恋爱时,爱情-是她脸上的笑意,是沉浸满心的愉悦和欣喜。

【给男生送的礼物】给男朋友讲的睡前故事

http://m.okfie.com/fenxiang/39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