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1969年10月1日,所以每年的国庆日这一天,同时也是我的生日。父亲故取了“节”字,作为我的名字。

  作为独生女,父母对我的溺爱远远超过一般家庭。在母亲的精心呵护和父亲的百般疼爱下,我从梳着两根羊角小辫的小丫头,慢慢地出落成了一个可爱的大姑娘。记得在我上高中的1984年,看到了红极一时的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剧中山口百惠扮演的幸子的身世牵动了我的心,其血型也使我对O型血型的父母怎么会生出我这个B型的女孩产生了疑问。当我带着疑惑、不解询问父母时,他们先是一楞,然后闪烁其辞。在此之后,我又从少数邻居及同学的风言风语中,使我对我的身世进一步产生了疑虑。

  我20岁生日时,想起了在xxxx上学期间,有一个同学她是1969年10月3日出生,阴历是八月二十二,而我10月1日出生,母亲却说阴历是八月二十五。饭桌上提起这事,一向温和的母亲发了脾气说,“孩子,你怎么老提这事,多少年的事了,谁记得清?”后来,我通过查阅万年历,知道1969年10月1日是阴历八月二十。生我养我的父母怎么会对我说假话呢?此后,随着我毕业分配,走上工作岗位,组建小家庭,虽然对自己的身世一直是个谜,但看到双双从工作岗位退休且日渐衰老的父母,我始终没有勇气再问一声。

  xxxx年一天傍晚,我为身患癌症三年医治无效的母亲洗涤好一切,准备从医院回家时,母亲强力睁开双眼,用微弱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透过她断断续续话语,我这才知道了我真实的身世。

  身为小学教师的母亲是经人介绍与父亲相识的,他们自1956年结婚后,一直分居两地,也没想要孩子。待到想要时,母亲因为年龄偏大,加上身体有病,已失去了生育能力。1969年10月初的一个下午,课间休息的母亲听同事说泰兴县政府门口有一弃婴,于是,不会骑车的母亲便三步并做两步,飞快地跑到县府大院门口。她奋力拨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一个箭步冲到最前面,发现钟楼下有一个小竹篮子。拨开衣服一看,那个嘴唇发紫的女孩已没有了哭声,只剩下奄奄一息。她赶紧抱起来,直奔县人民医院。据医生说,再晚来一会,这个孩子有可能就断气了。小孩救活后,母亲又直接摇了个电话给正在乡下检查工作的父亲,并提出了想抱养女孩的要求,父亲一口答应了。在后来报户口时,由于当时母亲救人要紧,小女孩身上又没纸条,其出生日期是什么时间全都不知,父亲就当机立断,将女孩的名字取单名“节”,出生日期就选在10月1日。这才有了上文的一节。听到这里,我望着这个病入膏肓骨瘦如柴的老人,再也忍不住了,眼泪象决堤的河水一样涌出,想起这个将我从死亡线拉回来的亲人,想起这三十八年间对我的呵护关爱,我猛地扑在母亲身上,哇地一声放声痛哭,妈妈,你不要再说了,你就是我最亲最亲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听到我的哭声,医生和护士全赶来了,时间不长,父亲也赶到了病床前,满眼泪花的母亲拉着父亲的手,“一切的一切,我全告诉节节了,你不恨我吧?”望着曾经那高山一般伟岸,如今有些佝偻的身影和平静的面容的父亲,我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哭泣着说,爸爸,你就是我最亲最好的爸爸!

  如今,又要到国庆六十七周年的节庆日了,虽然母亲在那以后就撒手人寰,父亲和我们在一起生活,但随着节日的越来越近,说句心里话,我是既高兴又有些难过,高兴的是我遇上了善良的父母,逢上了好时代,难过的是母亲已经不在人世,无法享受我的孝道。而作为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一份感恩的心,好好工作,以自己的努力和实绩,来回报我的亲人,回报我的祖国和社会。

国庆节是几月几日_国庆节征文范文

http://m.okfie.com/fenxiang/3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