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章小蕙这个名字,是和“克夫”、“拜金女”、“丧门星”等负面词汇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女人要背负这么多不堪的骂名,所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是她,依然衣着光鲜、从容自信地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向外人证明:我是打不倒的!这样的一个女人,不由得让人对她产生了许多好奇。

  借着她签约内地经纪公司的机会,笔者和这个颇受争议的女子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生活中的章小蕙,美丽、优雅、谦和。在和她交流的过程中,笔者一再地有这种感觉——这是一个曾经被媒体和公众“妖魔化”了的女人。

  所有人都想看我低头的时候,我决不低头

  媒体和公众对我大规模地“讨伐”,是从2002年7月15日,阿B(钟镇涛)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破产开始的。阿B作这个决定,我事先并不知情,当大批记者涌来询问我时,我完全没有时间来调整心情,我哭了。那一瞬间,我才真切地体会到过去的情分在心中的分量。那也是我惟一一次在媒体面前流泪。第二天,许多报刊都将我的哭解释为“心有愧疚”,我觉得很可笑。

  我知道很多人都认定阿B的破产是我爱慕虚荣、生活奢华无度造成的。我承认我喜欢过精致优雅的生活,喜欢名牌,可是我再怎么喜欢,也不可能花掉2.5亿港币啊。形成这样一笔债务的真实原因,是1996年,我注意到房地产市场非常火爆,因为阿B总是和我说演艺事业是吃青春饭的,应该及早为今后的生活作打算,所以就向他建议投资房产,他很支持。当时我们向银行贷了一大笔款项,一口气买下了五座豪宅。至今我依然不认为我的这个投资决策是错误的,只能说天不遂人愿。1997年,发生了亚洲金融风暴,香港的房价暴跌,我们无可避免地赔了,这个是没有办法预料的事情。

  我非常沮丧,而阿B也被这个打击击垮了,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整天郁郁寡欢借酒浇愁。有时候我说他几句,他会很不耐烦地埋怨我:“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

  这件事加速了我们感情的破裂。那些日子,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光,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形同陌路。很多个晚上,阿B呆在他的音乐工作室里,一个人弹琴、发呆、喝酒,彻夜不归。我独自躺在床上,彻夜难眠,往事一幕一幕地在我脑海里闪现。每想一遍,我就觉得我们之间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于是就给他打电话。我想鼓励他:再大的债务,只要我们两个人一起背,总有还清的一天。可是我打了一遍又一遍,他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

  他长时间的冷漠,也让我渐渐失去了重建感情的信心。而且我个性好强,他的冷落严重挫伤了我的自尊心,我决定反击。正是在这种微妙而脆弱的心理状态下,我认识了陈耀旻。这段婚外情直接导致了我和阿B的婚姻彻底结束。

  1999年,我和阿B离婚。2002年,他单方面宣布破产,这就意味着我要独自承担2.5亿港币的债务。

  在媒体和公众铺天盖地的指责和谩骂面前,有一些朋友劝我赶紧放低姿态,这样别人出于同情就会放我一马。我知道朋友们是为我好,可是要我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博取公众的怜悯,那不是我的性格。我觉得人越是在低谷的时候,越是要体现出一种昂扬的斗志——我不是一个那么容易被打倒的人。

  阿B的破产新闻发布会后没几天,我就接到一个大型慈善晚会的邀请。我知道当晚一定会记者云集,所以我告诉自己:当天一定要光彩照人!记得那天当我穿着一袭红色晚礼服一脸笑容地出现在晚会现场时,记者将我围得水泄不通,我镇定地说:“我会努力偿还这笔债务,请大家看我的实际行动。”

  媒体将我出席晚会的照片和阿B宣布破产时的照片放在一起,以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我的这种强势形象再一次激怒了公众,特别是阿B的歌迷,几乎恨我到一种刻骨的程度,甚至有人写恐吓信给我……

  在许多个夜里,我都以为这漫长死寂的黑夜,我是再没有勇气熬下去了。我想到过死,可是转念又想:如果我死了,那我就再也没有证明自己的机会。所有的人都会说:看,章小蕙,那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咎由自取,将自己送上了绝路。

  我悲哀地发现,我是一个连死的权利都没有的女人。

  咬牙还债,没有人能体会到我的艰辛

  早在阿B宣布破产的时候,就有朋友劝我也申请破产。我知道这的确是一个保护自己的好办法,可那不是我的行事风格,我要靠自己的努力对债权人负责,改变公众对我的看法。

  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以及一大笔债务,光偿还利息每个月就要60万港币,那种生活,没有相同经历的人绝对没有办法体会。

  我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开服装店、写书、写专栏、积极寻求在演艺上的发展机会……我和阿B感情很好的时候,我一心沉浸在爱情中,将很多演出机会都放掉了。现在我已不再年轻,而演艺圈新人辈出,想要重新开始,谈何容易?

  令我感动的是,香港著名导演杨凡找到我,让我出演他的一部影片的主角。当时很多人都劝杨凡:“她的公众形象太差了,别因为她,搞砸了你的电影。”可是杨凡力排众议说:“章小蕙骨子里是一个好演员,只不过需要一个机会,需要一个有耐性又肯冒险的人将她带出来。而我就是那个肯冒险的人。”我很感激他对我的这份信任。

  之后,因为我在这部影片里的出色表现,以前怀疑我的人都对我刮目相看,找我演戏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在生活上,我也是精打细算。外界总是传说我的生活是怎样奢华,说我一条牛仔裤至少要五万港元。人言可畏,我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我承认我在衣服上比较讲究,但那都是因为我经营着服装店的关系。我所有买的衣服,都只是暂时穿一下,然后再放在店里打折卖,这样一来,我在衣服上根本就花不了多少钱。平时我很节省,可能大家难以相信,我经常是一天只吃一个三文治或者两个包子,如果能喝一回汤,对我来说就是享受了。

  这些辛苦我都可以承受,让我受伤害的是公众的误解和朋友的冷淡。记得有一次在签名售书时,一个男青年冲过来,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这个女人真的是猪!”当着众人的面,为了掩饰尴尬,我只有掏出电话装作给人打电话。可是那一天回家的车上,我再也忍不住,将脸埋在臂弯里哭了……

  香港是一个很现实的地方,你有钱有势的时候,身边从来就不缺朋友,但当你落魄的时候,人人都避你惟恐不及。最让我伤心的是我的一个女朋友,我们曾经关系很亲近,因为那时候我的经济状况比她好,所以我经常买一件衣服,就会给她带一件。可是在我欠债以后,她就不接我的电话了。有一次在街上碰见她,她却将头扭到一边,装作没看见我。这让我感到非常寒心。

  在这些艰难、孤独的日子里,支撑着我的是我的家人。我的母亲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照顾着我的生活起居。我的兄弟姐妹在我陷入经济困境时,纷纷帮助我。我的一双儿女非常懂事。最令我难忘的是有一天夜里,我从服装店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累得不想说一句话。儿子嘉浚走过来,趴在我的膝盖上,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突然说:“妈咪,你这么辛苦,赶紧找一个男朋友陪在你身边吧。”后来他还真的要将他的网球教练介绍给我做男朋友,让我又好笑又感动。也正是因为他们,我才有了奋斗的动力,那就是:我一定要努力,不能让我的父母兄妹、我的子女们蒙羞。

章小蕙走出妖魔化人生低谷的创业故事

http://m.okfie.com/fanwen/33851/